新课程:呼唤研究性学习

 


新课程:呼唤研究性学习


                      


我国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浪潮滚滚而来,九年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已经在全国38个实验区开始大规模试用,这些最新实验课本是依据刚颁布的《语文课程标准》编写的,并将作为正式课本于2005年秋季进入初中一年级课堂,依据新课程观念,教师的教学策略将发生重大改变:由重知识传授向重学生发展转变,如何把握精神实质和理论内涵,如何体现研究性学习的开放性、探究性、实践性特点,如何具体组织实施研究性学习,如何体现教师的指导作用,无疑是目前人们十分关注的问题。


在中学,引导学生进行研究性学习,语文学科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


语文学科的开放性,为研究性学习提供了多向性接口。所谓“语文”,不同于汉语,更不同于英语等以拼音文字为负载形式的文字、语种,它具有“文”的形式与内容,这个“文”,不管是解作“文化”、“文字”也好,还是解释为“人文”、“文学”也好,它总是天生地具有综合性的特点,你可以从文学角度研究它,也可以从文字角度研究它;你可以从文化角度研究它,也可以从文章角度研究它。这些角度,无疑形成一个多维的研究空间,使学生具有了多层次的研究平台。


语文学科的模糊性,为研究性学习留下了深入钻研的余地。小到一个词、一句话、大到一篇文章、一本书再高明的解读都无法一步到底。古人说“诗无达诂”,就是这个意思。在课堂上学习课文,再高明的教师都无法穷尽问题。余映潮教《敬畏生命》与洪镇涛教《敬畏生命》各具神姿,各显其能,各有特色;余映潮今日教《敬畏生命》与往日教《敬畏生命》也有不同的时代印记和不同的开窍渠道。这样的文章解读,充满灵活性,远远不同于数学老师教一元一次方程,永远都是这一条“真理”,要谈变化,也不过是方法有变。学生学习能力越强,年龄越大,积累越深,思维越敏锐,解读的模糊性就越大。小学教一篇文章,问题单一,课如清流;到了高中阶段,问题就复杂多了,课如江湖。从这个意义上讲,从小学到高中语文课的变化,就是内容不断多维化、主体化的过程。而多维化、主体化的程度越高,学生研究的余地也就越大,自主性也就越强。高中阶段的语文学习拔尖学生已经摆脱了教师的常规教学,自己走进了十分宽广的研究领域,这就是证明。


语文学科的基础性,为研究性学习铺设了跳板。基础性有两个方面:一是学习其他学科的基础;一是发展智力和思维的基础。首先,通过学习语文,理解力增强了,这样就为学生学习凭借于汉语表达的其他学科提供了方便。比如,通过学习课文、划分段落、归纳中心的能力具备了,再去学习历史、地理、数学等学科,其概括能力必然要派上用场,发挥作用。其次,也是极为重要的一点,由于语文学科学习材料本身具有想象、联想、记忆等智力因素,因此,就很自然地对学生的智力起训练、强化和提高的作用。比如学习一首古诗,背诵训练,包含记忆力训练;理解内容,包含想象力、联想力训练。尤其是思维方面,汉语思维的辩证性、灵活性、概括性,对学生思想品质的养成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学习成语,一方面是能运用这个成语去表达思想,这是显性作用;另一方面是在学习和运用的过程中能自觉地揣摩一个四字成语能包含万字乃至十万字才可讲清楚内涵的神秘概括魔力。中国古代先哲讲一个道理往往是一句话、一个词或一个寓言,抽象玄妙,概括简明。这样的例子对于训练当代青少年的概括力和抽象智慧当然具有独特的作用。这是隐性养成的作用。


语文学科的综合性,为研究性学习搭建了桥梁。在语文内容方面,有历史的、地理的、也有军事的、艺术的,还有哲学的和科技、自然等方面的。这样,学生在进行某一方面内容学习的时候,自然会产生相关性联想,找到多个研究课题。以学习鲁迅作品为例,至少可以提炼出这样一些课题,如“鲁迅的语言风格”、“鲁迅的写人艺术”、“鲁迅笔下的女性”、“鲁迅笔下的几个读书人”、“鲁迅运用标点符号的艺术匠心”、“鲁迅小说的特点”等等。综合性决定了研究的广阔性,广阔性又决定了研究的无限性,而无限性自然又决定了能力,尤其是创造能力发展的可持续性。


研究性学习,不是当代人的创造,自从学习这一行为事实存在之日起,它就被一些学习成功者所使用。否则,我们就无法解释,古今中外的创造者是如何成长起来的。孔子讲“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由“知”到“好”的转变,由“好”之境上升到“乐”之境,最本质的原因就在于学习者在这个学习过程中品尝到了研究的快乐。有所认识,有所发现,有所创造,于是就有了快乐。但是,我们又必须看到,在古代教育中,“研究性学习”又不是教学过程的主线,并未作为学习的主流方式而加以倡导。当前之所以在前人认识和实践的基础上大力倡导“研究性学习”最根本的目的是为了使我们教育适应社会进步的需要。社会进步培养大规模的创造性人才。这就迫使我们对传统学习方式提出了挑战。


一、        接受性的研究性学习方式


传统的学习方式,以接受性学习为主。“接受”的弊端不言而喻;但也不能忽视其应有的价值。“研究性学习”是指教师不把现成结论告诉学生,而是学生自己在教师指导下自主地发现问题、探究问题,获得结论的过程。“研究性学习”是与“接受性学习”相对的一个概念。就人的发展而言,“研究性学习”与“接受性学习”这两种学习方式都是必要的,在人的具体认识活动中,二者常常相辅相成、结伴而行。所以课程改革强调“研究性学习”,并不是因为“接受性学习”不好,而是因为我们过去过多倚重了“接受性学习”,把“接受性学习”置于中心,而“研究性学习”则被完全忽略或退居边缘。强调“研究性学习”的重要性是想找回“研究性学习”在课程中应有位置,而非贬低“接受性学习”的价值。例如茅以升《中国石拱桥》中有这样一段文字:


两千年来,我国修建了无数的石拱桥。解放后,全国大规模兴建起各种形式的公路桥与铁路桥,其中就有不少石拱桥。1961年,云南省建成了一座世界最长的独拱石桥,名叫“长虹大桥”,石拱长达112.5。在传统的石拱桥的基础上,我们还造了大量的钢筋混凝土拱桥,其中“双曲拱桥”是我国劳动人民的新创造,是世界上所仅有的。近几年来,全国造了总长20余万米的这种拱桥,其中最大的一孔长达150。我国桥梁事业的飞跃发展,表明了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无比优越。


教这段文字,接触的语文知识,就是说明的方法­­­——举例说明。问:这段文字运用了什么说明方法?学生都能回答“举例子”。再问:举例子有何作用?学生部分回答“形象具体”,教师纠正:形象谈不上;具体是对的。又问:为什么说举例子就是具体了呢!同学答不上来了。应该说,这是知识学习上的缺失。举例的本质特点一是典型,二是事实;合而言之,用典型事实说明,当然具体了。这个知识结论,是讲给学生听、记,还是让学生在理解过程中体会呢?我选择了后者。问了两个问题:①为什么作者详细举了云南省的“长虹大桥”为例而讲“双曲拱桥”时却不指明地点、时间?②为什么举“双曲拱桥”为例时只讲了“最大的一孔长达150”,而不讲这座桥何时建,建在哪里?经过讨论,学生明确了:①举“长虹大桥”为例,是因为它是“世界最长的”,最具代表性;②举“双曲拱桥”为例,但不详尽,是因为它不是石拱桥,不太切合本文标题,在这里只是说明石拱桥对造“双曲拱桥”的影响,明确了这两点,就可以下结论了:举具有代表性的例子一是为了说明具体的需要,二是为了写出中心内容的需要。明乎此,举例子的表达作用也就不言而喻了,更为重要的是,通过本文的讨论,掌握了举例子作用这方面的说明知识,将来遇到同类问题时,就可以直接拿过来运用了。


在研究性学习过程中,接受性学习能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接受”的东西,往往是“研究”的基础和酵母。关键的是“接受”什么和怎样“接受”。因为“接受性学习”是为“研究性学习”服务的,因此,我在这里的提法是“接受性的研究性学习”。<可能不恰当>


二、        研究性学习与课堂教学


研究性学习作为一种学习方式是贯穿于学生一切学习活动之中,课堂学习,始终是学生学习的阵地,因此,研究性学习也成了课堂学习的一种方式。离开课堂教学这一阵地,研究性学习就没有生命力,就没有立足点,就是一句空话。


怎样在常态的课堂学习中进行研究性学习呢?我认为有以下问题值得讨论。


1.  形成课堂问题中心


以前的课堂教学是师讲生听,这自然没有什么研究可言,目前,课堂教学比较注重启发学生思考了,但基本上还停留在问题设计与解答阶段,即教师备课精心设计几个与课文理解相关的问题,然后在课堂上启发学生思考,逐一解答。弊病是问题过多过杂,一堂课十来个问题,铺天盖地,实际上,很多学生还是处在问题轰炸的被动之境。这并不是说研究的总是不能由教师提出,对于初中学生而言,教师提出问题是十分必要的。而是说,“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问题太少了。有一次我教鲁迅《祝福》,设计了多个问题,形成了比较严密的教学环节,以为课可以上好了。依计划施教,完成了任务。下课后,一个学生问我:“祥林嫂究竟是怎么死的!”我一时语塞,敷衍几句套语是可以的,但我分明感到,这是一个很难用几句话讲清的问题。于是下节课就这个问题让学生参与讨论,展示自己研究心得。讨论结果表明,这个问题总揽课文全局,而且要研究深透,还得凭借其他材料。①这个问题与课文的三次肖像描写有关,肖像的变化反映了祥林嫂生理上的衰老。②生理上的衰老是反常的,祥林嫂不过中年,她怎么会变得老态龙钟了呢?与心理压力、精神打击有关。③心理与精神上的打击者是鲁四老爷吗?祥林嫂是如何看待自身命运的?再嫁,本来有利于新生,她为什么撞香桌?④是穷死的吗?又不是,祥林嫂对生活容易满足,她丧夫之后来到鲁家,不是有了“笑影”,也有“白胖”起来了吗?总之,抓住这个问题,层层推进下去,集中了学生思考注意力,不仅同样完成了既定教学任务,而且使学生处在思考的较量之中,效果很好。课后,要学生写一篇《论祥林嫂之死》,学生并不困难,到此,我以为课堂教学的价值还没有发挥到位,它还对学生产生了隐性影响和暗示作用,在此后的课文学习中,学生养成了提出问题、思考问题、解决问题的习惯,如此,研究性学习的目的才算真正达到了。


2.  养成问题辨析的习惯


课堂教学注重启发是完全正确的,但是缺少“问题辨析”一环,很值得纠正。经常见到的情况是,教师提出一个问题,请某位学生回答,回答错了,再请一位,直到回答正确为止。这样教,目的是为了求取答案;有的老师上公开课,怕时间不够,恨不得学生立即作出正确回答,甚至事先准备,让学生知道答案。显然,这不是着眼于学生的“学”,而是为了教师的“教”。如果我们重视“问题辨析”这一重要环节,效果就有质的不同。一个问题提出来,学生讲错了是很正常的,问题是要让这个学生和其他同学明白错在什么地方,为什么会错,如何改正。要解决这个总是是要花时间的,但我感到,宁可放弃一些“问题”,也要强化“辨析”。例如,我教《藤野先生》一课,组织学生讨论一个问题:“鲁迅为什么如此崇敬藤野先生?”一个学生回答:“藤野先生工作负责,精心批改讲义。”一个学生反驳说:“教师批改作业仔细,是应该做到的,有什么好崇敬的呢?”又有一个学生支持前者:“教师工作本就平凡,伟大包含在平凡中,批改讲义是平凡小事,对教师而言是应该做到的,可对学生而言,难道不应该崇敬吗?”如果按常规专教法,此时到了教师表态的时候了,讲讲自己的看法就可收场。仔细推敲,这里隐藏了一个十分难得的理解与辨析的契机。我对学生说,第一位学生对不对!对的,因为他能从课文里找事实根据;但又缺少了一点,因为这一点事实还不足以掀起鲁迅内心的感情波涛。第二们同学反驳似乎偏激,但他的语音里分明隐含着另一层意思。真正让鲁迅崇敬的决不只是批改讲义这一件事。究竟还有什么呢?他又讲不出来。第三位同学的反驳,似乎很有道理,但他的不足,是用常态下的敬师观来读课文,把课文当作一般的怀念老师、礼赞老师的文章来读了。现在看来,最有价值的第二位同学的反驳,如果强化其反驳理由,则必然“出彩”。经过讨论,学生从鲁迅当时的处境来思考,深化了认识。大处境,是所有中国人被日本人看不起;小处境,是鲁迅本人在仙台、在东京时时遭到白眼,即使考试不错,也被诬为作弊。在遭受歧视的不公正的境地中,藤野先生则给予了公正,没有歧视,因此鲁迅对于批改讲义之类的平凡小事赋予人格尊严的内涵;没有比价格上人格上受到尊重而更使鲁迅感动不已了,所以,崇敬之情油然而生。这样辨析的好处是什么呢!①促进学生对文章作更深层的理解,寻找事实根据的视野更开阔一些;②学会分析众多观点的合理成分和缺陷所在,吸取别人思考的长处。③不简单肯定,也不简单否定,尽可能想办法完善别人的观点,或者沿着别人思考的路子再往前走几步。这三条正是研究性学习的应有素质。课堂上抓住例子作出示范,学生在课下自己研究时,就能慎重对待所搜集的材料,就能知道补充什么,纠正什么,发展什么。中学生进行专题研究,不可能有填补空白式的成果,大多是综合多种意见,选定一种并阐述理由。而要在这方面做得很好,确有研究的味道,那就不可能缺少辨析这一环节。而要学会辨析,就必须在课堂上经受磨炼。


3.  培养分析问题的本领


中学生对问题的讨论笼统居多,在陈述理由时很少有同时摆出一二三四条的情况。原因有二:一是对问题的认识还不深透,理解还不全面;二是不知道把一个中心话题分成若干方面来说,缺少分析的本领。比如读过《荷塘月色》说它好,好在哪里呢?回答是语言、构思之类。再问语言好在哪些方面呢?就很难说出一二三条了。即使是说出一二三条来,也常常是彼此交叉,重复居多,难以构成逻辑上的并列关系或层进关系。而要进行研究性学习,特别是选定一个问题写研究论文,缺少分析的本领,显然是不行的,因为研究的基本素质之一,就是分析。怎样培养学生分析问题的本领呢?我觉得有两件事要做。一是抓单项问题的分解训练,单项问题不同于一个课题,它是十分具体的,切口又是很小的,回答起来很可能用一二句话表述即可。这样的问题有分解的可能吗?当然有,只要抓住“回答语言”中的几个不同要素就可以展开。比如朱自清《春》中写春雨:“像牛毛,像花针,密密地斜织着。”问学生,这句话写得好,好在哪里?学生答“好在形象生动”。对不对?对的;但又不对。说对,是指“形象生动”确实可以概括这句话的特点;说不对,是指朱自清用具体的比喻和动词把形象生动的春雨写得如在眼前,而你分析却又用“形象生动”这样不具体的概括语把可触可摸可视的“形象”推远了。显然,这样的回答不叫分析,说了等于没有说。恰当的分析应该从四方面入手;①写雨丝形态­——像牛毛,像花针,②写眼前一片雨丝的状态——密密的斜织着;③写微风——斜;④写雨的动态——织。引导这样析句,也许有些琐屑,但对于养成分析的习惯,知道分析的套路是很有效果的。有人说,这是读书读得细,其实不然,不是读得细,而思考得细。没有精细思考的习惯,是读不细的。二是抓思考综合问题的思路指点。比如读魏巍《我的老师》,研究的问题是:本文在材料的选用上有什么特点?一般的回答是详略得当。这可以从文章所写几件事在篇幅上看出来,写教诗、写尝蜂蜜等,略;写帮助我从同学们的围攻中解脱,详。想到这一步,还没有摸准作者的用意。如果反过来问,写教诗、尝蜂蜜,详,可以吗?学生就答不上来了。为此,我为学生指点了思路:从篇幅上看,这是一条路;从材料的内容归纳上看,这是第二条路(写教诗,是知识传授;写尝蜂蜜,既是教知识,更是写师生平等;写解救,则是人格尊重和爱的教育);还有一条路,这就是围绕感情主线选材。全文的感情主线是怀念,为什么对“解救”一事叙述详细?是因为这样事震撼了“我”的心,占据了整个心灵。这样,学生就可以列出一个论述题的要点了:①详细与简略,文字体现上就是一浓墨一概括。②详细与简略,内容体现上,就是既全面写了教师的教育特点,又不忽略重点。③详细与简略,感情表达上,就是把最“难忘”的事情突凸出来。平时我们说学生写文章写不具体,原因何在呢?不是技巧问题,而是思路问题、思考的路子没有打开,自然就说不具体,写不具体。我一直主张,语文课一定要有理性思辨的色彩,这样才能满足学生的心理需要和能力发展需要。分析,就是思辨的具体表现。在初中,要培育这方面的幼芽。


课堂,是研究性学习的主阵地。要打好阵地战,上述三方面是“重中之重”。这方面功夫强了,学生在任何情境中的研究性学习都能取得实效。


当今,在新的教育理念指导下,语文教学改革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各种新的方法、新的模式纷涌而出,这是可喜的现象。研究性学习课程设置无疑是我国基础教育课程体系结构性突破,也正是素质教育时代语文教师努力的方向。

《新课程:呼唤研究性学习》有1个想法

  1. “课堂,是研究性学习的主阵地。”顶![quote][b]以下为冯齐林的回复:[/b]
    非常感谢刘老师关注博文!希望多联系、多沟通、行走在语文路上共同提高!同时欢迎来武昌鱼的故乡湖北鄂州做客![/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