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议标点符号


浅议标点符号


 


标点符号规范化是教学中的老生常谈。如何认识标点符号规范化工作?如何加强标点符号规范化工作?这是我们应当认真思考的。


标点符号是书面语言的有机组成部分,是书面语言不可缺少的辅助工具,它可以帮助文字精密正确地记录语言,是书面语言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正确地使用标点符号,能增强文字的表情达意的功能。


我们说话时,在句与句之间或者一个句子中间,有种种的停顿:有的是语言结构上的停顿;有的是说话换气时的自然停顿。不论哪种形式的停顿,都是表达内容的需要,都是为内容服务的。文字没有能力把这些停顿表达出来,标点符号却可以把说话时的停顿和语调表达出来。


相同的标点符号用在不同的地方,能表达不同的意思;相同的书面语言可以用不同的标点符号表示不同的语调,强调不同的感情。如果取消了标点符号,正确的语言停顿和不同的感情色彩就无法表达出来,有时甚至会闹出笑话或错误。所以,正确地使用标点符号,是使语言纯洁健康的有效措施之一,决不能等闲视之。


古代人写文章是不使用标点符号的,因而我们现在学习古文比较困难。今人写文章如果也不用标点符号,就会大大地降低语言文字的表情达意功能。例如:


我赞成他也赞成你怎么样


这句话没有用标点符号标明结构的停顿,理解起来也就有不同的结果:


①我赞成,他也赞成,你怎么样?


②我赞成他,也赞成你,怎么样?


这两种理解都符合语言习惯,可是否符合说话人的原意呢?很难说。因为说话人的意图只可能是二者的一个,不可能闪烁其词兼而有之。


当然,这种情况在算命先生的语言里还是存在的。例如:


父在母先亡


这句话可能有几种理解:


①父亲活在,母亲死了。


②父亲在母亲先死了。


③父母都健在,但父亲可能在母亲先死。


在封建社会里,算命先生就是凭借含糊其词的语言骗取钱财的。我们写文章是为了交流思想的,决不能模棱两可,似是而非。


天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这句话的标点也可以有不同的点法:


①天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②天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第一句话表示主人对于白吃无赖的客人的反感;第二句话表示客人的死皮赖脸的自我辩解,自我安慰。其实说话人当时只有一个意思,只因为没有点标点,让人家把意思搞歪了。


为了更好地说明标点符号的作用,我不防讲两个故事。


旧社会,有一个破产地主,为了混一碗清闲饭吃,自动提出愿意兴办义学,不取学生分文,为读不起书的穷苦人家的子弟开辟读书之路。穷苦人家听说这位先生不收学费,只需款待膳食,很是高兴。大家推举一位学东同先生签订合同,保证答复先生的要求。经过双方面议达成了协议,签订了合同:


“无鱼肉也可无鸡鸭也可粗菜淡饭则不可少不得半文钱。”


这个合同一式两份,双方各执一份,坚决按合同办事,任何一方都不得反悔。可是到了年终,合同期满,学堂闭馆,先生也应回家。然而,这时先生赖着不走,要学东照合同付款。学东大吃一惊,合同上不是明明白白写着只供膳食不给钱的吗?先生说,没有那么便宜的事。于是,双方亮出合同,照合同办事。


“无鱼,肉也可;无鸡,鸭也可;粗菜淡饭则不可;少不得半文钱。”


写合同的时候,那教书先生心怀鬼胎,玩弄笔墨,行文未点标点,致有今日之患。其实,照当时双方议定的意思应该是:


“无鱼肉也可,无鸡鸭也可,粗菜淡饭则不可少,不得半文钱。”


而现在,教书先生把标点符号那样一点,意思就完全改变了。不仅要收学费,而且还要算伙食费呢!


明代有一位同唐伯虎齐名的江南才子祝枝山,曾利用标点符号在表情达意上的功能惩治恶人。这故事家喻户晓,广为流传。


据说有一年,祝枝山在杭州友人家过年,除夕的晚上,他带着书僮到街上逛夜景,看到家家户户的门上都贴着无字对联。这是当时杭州人过年的习惯,他好生奇怪,兴味极浓,一家家的看下去,走到浑名叫两头蛇的讼师徐子建的门口,他马上提笔把无字联添成有字联。其大门联为:“明日逢春好不晦气,终年倒运少有余财。”侧门联为:“此地安能居住,其人好不伤悲。”第二天清早,徐子建看了对联,大发雷霆。他明查暗访,终于得知是祝枝山所为,他邀集杭州秀才在杭州学府明伦堂上和祝枝山评理,借以惩治祝枝山。祝枝山如约到达明伦堂,也想看看徐子建的笑话。双方都有胜券在握的信心,因而下了三百两纹银的赌注。祝枝山在明伦堂上给两副门联加上标点,它们是:“明日逢春好,不晦气;终年倒运少,有余财。”“此地安,能居住;其人好,不伤悲。”这样一来,众秀才哑口无言,徐子建败此,祝枝山获胜,赢得了纹银三百两。


这两个故事生动地说明了标点符号在书面语言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切切不可小看它。


凡是到过山海关孟姜女庙的人都知道,孟姜女庙门上有一副奇怪的对联:


“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


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


这副对联中运用了很多叠字,不好断意。但如果用标点符号把它的结构关系标示出来,意思就明确得多。石庚寅同志是这样标示的:


“海水朝(潮),朝朝朝(潮),朝朝(潮)朝落,


浮云长(涨),长长长(涨),长长(涨)长消。”


我以为这副对联还可以这样标示:


“海水朝朝朝(潮),朝朝(潮)朝朝落;


浮云长长长(涨),长长(涨)长长消。”


前一种断句法是在句中加两个逗号,后一种断句法是在句中加一个逗号。这两种标示法都是符合文意的,但我认为后一种方法简便明确。假如不借助标点符号来帮助判断,文意就会纠缠不清,所以说标点符号是书面语言表达的有机组成部分,它在现实生活中有着特殊的战斗作用。


有的时候,标点符号可以代替书面语言。譬如在车辆行驶比较危险的地方标示一个大惊叹号(!),表示车辆通过这个地方时要高度集中思想,集中注意力,以免发生事故。


有的同志在阅读文件或书报的时候,因为对该问题有不同的看法,往往在该文的旁边批上一个大问号(?),以备再次研究它时作为考虑问题的入门。这样的惊叹号和问号,在那一特定的环境里就取代了书面语言,成为引人注目的语汇。

随着社会生活的不断丰富和发展,人们的思维活动日趋臻密,标点符号的用法也日益完善,它在交流思想总结经验的过程中,将越来越发挥巨大的作用,这是毫无疑问的。